蓝舞-永远爱伞修

♚微博:蓝舞_伞修永恒

♚一叶落知秋木苏,伞修永恒百世推
♚cp:伞修洁癖+正副队联盟_(:з)∠)_

【双花】夜凉吹笛千山月,路暗迷人百种花(下)(肉)

~\(≧▽≦)/~

一声梧叶一声秋_:

@天腐的多喵
终于码完了orz拖延癌晚期已经没救了
一边军训一边炖肉我也是蛮拼的……还莫名其妙分成了上下……
其实我觉得太太你完全可以自给自足(bushi)
OOC预警!吃肉有风险,下移需谨慎





正是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幽暗的树林被月光照亮些许,张佳乐的呼唤声惊起一片飞禽。

孙哲平迎上前把他揽进怀里,低头细细亲吻他的眼眉。张佳乐有些不知所措的启唇,任由孙哲平的舌头侵入他口中肆意搅动。

两舌交缠得火热,津液不断溢出,都被孙哲平刻意的推到张佳乐咽喉处,逼迫他将两人混合在一起的津液咽下。张佳乐发出小声的呜咽,愤愤的在对方舌上咬了一口,而后推开他。

“你不是活了几百年么?”孙哲平抚摸着他有些发红的脸颊,“怎么还像个雏儿?”

张佳乐恨恨的瞪他一眼,心道他明知自己一直在等他,怎么不是雏儿了?偏偏一时也不知怎么答,想了想也只道了一句:“废话。”

孙哲平哑然失笑,想想也是,张佳乐从未出过这山,也不曾与人打交道,脸皮薄的很,调笑的话他也不很明白,让人看着就忍不住逗他。

两人一时无话,倒衬得这林子愈发寂静,唯有蝉鸣偶尔响起,为这深夜添一点声响。

最后还是孙哲平率先打破了这份宁静,他又抱住张佳乐,低声道:“我很想你。”

“这才过了多久……”张佳乐笑他。

孙哲平咬了咬心上人泛红的耳垂,道:“我过一天只抵得过你一眨眼,怎么能比啊。”

张佳乐莫名的心口一热,自己等了这个人这么久,当初几分焦躁的心思早就淡了,如今一遇,只觉能有他陪在身边则足矣,反倒是这个人,时不时讲些让人脸红耳热、无言以对的话来。

“……回去吧。”张佳乐侧过脸,有意让自己的双唇擦过对方的脸颊。

“等等,”孙哲平轻轻扣住他的手腕,“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别让别人靠近这里?”

“你要做什么?”

“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孙哲平露出一个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别人见不得的。”




“孙……啊……孙哲平!”,张佳乐的腰带被解下绑在手上,扯开的衣物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亵裤早就被丢到一边,露出白皙修长的双腿。他半扶在树上,臀部向后翘起,后腰处弯出一个浅浅的腰窝。“你说的……嗯……事情……就是啊……这种……事吗……”

“这件事难道不重要吗?”孙哲平反问道,单膝着地跪在他身后,一手扶住他的腰,一手在后庭内仔细扩张。长了薄茧的手指一寸寸抚摸过他柔嫩的内壁,引起他阵阵轻微的战栗。未经人事的后庭稍显干涩,仅两根手指也有些勉强。

犹豫片刻,孙哲平还是从行囊中取出打算送给张佳乐的百花露,倒出些许抹在他后庭。

“什么……啊……”灼热的内壁猛然接触到冰凉的液体,张佳乐不禁抖了一下,他回过头去想看清孙哲平的举动,却被散开的外袍挡住了视线。

“乖,别动,”孙哲平手上稍稍用力按住他因为想要躲避那冰凉的液体而向前瑟缩的腰肢,尽力将花露推进后庭深处,“我怕你受伤。”

于张佳乐而言,往往最直白的最有效。

暴露在夜风下的肌肤感受到了凉意,偏偏下身是一片火热,体内烧起一把火,烧得人理智全无。

待到张佳乐的后庭泛了一片水光,他前面的阳物也硬得不像话。孙哲平伸手去摸,又勾出他阵阵喘息。

第一次还是别欺负得太狠吧。孙哲平如此想着,细细抚弄心上人硬挺的器物,拇指在羚口用力揉弄几下,手上又几番逗弄,张佳乐没坚持多久便泻了出来。

同一个姿势站了太久,张佳乐的双腿竟有些麻木。孙哲平站起身搂住他,将自己忍了许久的欲望慢慢挤进湿润的后庭。

“呜……啊……”后庭处的侵入太缓慢,感受也太鲜明,张佳乐咬咬牙还是让几声呻吟溢出口中。深夜的林子太静,再怎么细微的声响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他怎么敢喊出声。

可孙哲平偏偏不如他的意。

方才细心扩张的温柔全抛之脑后,猛烈而深入的撞击像是要把他腰都撞断。张佳乐的腰被扣在孙哲平手里,躲都没处躲,只能在他的侵犯下发出压抑的呻吟。

“哲平……啊……慢、慢点……啊……”张佳乐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出一种温润的白,在孙哲平的撞击下前后晃动的肩头让他移不开眼。他低头去咬张佳乐的肩,顺着肩膀烙下一个又一个淡红色的印记,咬到颈窝的时候张佳乐一阵颤抖,后庭也随之收缩。

“嗯……哲平……啊……”

“怎么了?”

“让我……啊……转过来……啊啊……”张佳乐勉强转过头去,正对上孙哲平充满情欲的眼睛,他的面色又红了几分,喘了几声却不说话。

“转过来干什么?现在不正好?”孙哲平轻轻吻他颤抖的睫毛,“再说,转过来你脚又不着地,多累啊。”

张佳乐将自己些许发烫的脸颊慢慢贴上对方的面庞,喃喃道:“可是……嗯……我想看着你的脸……啊……”

他声音轻的甚至比不上聒噪的蝉鸣,缓慢又悠长的吐息像是千万根柔丝缠在孙哲平心上,小心翼翼的收紧,听了这一句几乎连呼吸都停滞。

明明是初尝情事的人啊,怎么这么会勾人。孙哲平暗叹一声,终究还是依他。

从后庭退出的阳物湿漉漉的,张佳乐转过身时无意瞄了一眼,一下从脸红到耳朵尖。

孙哲平笑着逗他:“怎么?这会儿知道脸红了?刚才撩我的时候怎么不知羞呢?”

张佳乐气哼哼的瞪他一眼,一不作二不休干脆的一口咬在他唇上。柔韧的舌头一下下的舔他唇缝,又立刻被对方吞入口中用力吮吻。

孙哲平拉起张佳乐挂在手肘处的衣衫,又脱下自己的外袍垫在他身后,怕他抵着树干时擦伤后背。右手托着他的臀,左手摸到尾椎处轻轻揉按。怀里的人小幅度的挣扎起来,缠在孙哲平腰上的双腿晃动着去踢他大腿根,惹得他火气更甚,唇舌的纠缠也愈发用力。

那轮半月不知何时躲入云层,幽暗的林子里只有张佳乐的眼睛湿润得发亮。他的双手仍被绑着,绕过孙哲平的头部扣在颈后,几缕头发落到他手上,甚至能痒到心里去。

孙哲平将胯下阳物抵在他后庭处,猛地松开手让硬烫的器物尽数埋入他体内。张佳乐搂紧对方的脖颈,靠在他肩上发出小声的尖叫:“啊!呜……哲平……你轻点……嗯啊……”

“轻点就不舒服了。”孙哲平轻吻他的脸颊,一手还是搂住他的腰,另一只手伸到两人结合处,恶劣地用自己指腹粗糙的茧子去磨他穴口的嫩肉。

张佳乐只觉后庭胀得发酸,对方的阳物深深契入自己体内,撑到极致的穴口还被反复摩擦,扭动着想要躲开不过是徒增快感,呻吟声怎么止都止不住。

“啊……哲平……啊啊……”

“你……呜……别……啊哈……别弄了……”

“真的……啊……我受不了……嗯……了啊……”

眼看着张佳乐被欺负得快哭出来,孙哲平才大发慈悲放过他。

他低头把张佳乐一侧的乳粒吮咬到红肿,胯下大开大合,狠狠的撞击张佳乐柔软紧窒的后庭。

张佳乐再度挺立的阳物夹在两人之间,尚且留着乳白液体的前端蹭到孙哲平精壮的小腹上,随着对方的撞击来回摩擦。他向后仰起头,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

孙哲平玩够了他胸前两点,又抬头去咬他喉结。小巧的喉结随着他的呻吟不断颤抖,被孙哲平含在口中细细啃咬。

“哲平……呜……我真的……啊……啊啊……不行……啊……”张佳乐双手交错着死死扣住孙哲平的肩头,猛烈的撞击总让他觉得自己快要坠下去,最后还是颤着声音喊罪魁祸首的名字,“呜……不要了……啊啊……”

“马上就好……”听着他带着泣音的呻吟,孙哲平反而撞得更用力,最后抽插了数十下,终于泻在他体内。

张佳乐累得几乎连站的力气都没有,靠在孙哲平怀里迷迷糊糊就睡过去。

孙哲平看着他被自己吻得愈发红润的双唇,笑着又吻了他一下。

“回去吧。”

评论

热度(100)

  1. 蓝舞-永远爱伞修乐安蓝 转载了此文字
    ~\(≧▽≦)/~